昨天上午,山东招远麦当劳餐厅内涉邪教杀人案一审在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5被告人被控故意杀人,其中,吕迎春、张帆、张立冬3人又被控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罪,被检方建议数罪并罚。面对指控,张帆、张立冬、吕迎春3人拒不认罪,称其为正当防卫。张航、张巧联悔罪。张帆、张立冬甚至拒绝了律师要为其做精神鉴定的申请。庭上,因受害人家属提出撤销民事诉讼,此次庭审只审理刑事部分。

京华时报记者张淑玲

被告人委托9名辩护律师

昨天,山东招远麦当劳餐厅内涉邪教杀人案一审在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6时30分,受害人吴硕艳的妹妹、丈夫及舅舅就进入法院。7时30分,旁听人员陆续通过安检进入法庭。旁听席座无虚席,被告人两名亲属、被害人3名亲属、15名记者及当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社会各界人士共92人旁听了庭审。

共有9名律师出庭为被告人辩护,除张帆有一名律师外,其余4名被告人均委托了两名律师。

原告人是被害人吴硕艳的丈夫金中庆及其6岁的儿子小雨(化名)。在这个家庭中,高龄的奶奶瘫痪在床,金中庆又因妻子的去世深受打击,家中仅靠爷爷蹬三轮拉客挣钱养家。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派出律师高成为其免费代理,后期又增派律师邢嘉然相助。

原告人当庭撤回民事诉讼

上午8时,庭审正式开始。开庭不久,原告人金中庆、小雨及吴硕艳父母两方的诉讼代理律师均当庭表示,根据当事人授权,决定撤回对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的附带民事诉讼。

经当庭评议,合议庭认为4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故准许撤回附带民事诉讼,昨日开庭只就刑事部分进行了审理。

被告人对指控事实无异议

庭审在审判长的主持下就起诉书指控的事实进行了法庭调查。公诉人、辩护人分别对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进行了讯问和发问,五名被告人分别进行了陈述。各被告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无异议。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了相关证据,控辩双方对证据充分发表了质证意见。在法庭辩论环节,公诉人围绕本案争议焦点,就事实和证据的认定及法律适用问题发表了公诉意见。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及其辩护人充分发表了辩护意见。

法庭辩论结束后,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进行了最后陈述。被告人张航、张巧联表示认罪、悔罪。

16时22分,审判长宣布休庭,案件将择期宣判。

□指控

1、“全能神”成员如何打死无辜者的 

索要电话被拒,5人殴打他人致死

烟台市检察院指控称,5月28日15时许,5被告人及12岁的张某到麦当劳招远府前广场餐厅吃饭。其间,张立冬、张巧联到附近金都购物中心买了两把拖把、手机等物品。

5月28日21时许,张帆、吕迎春让张航、张巧联、张某向餐厅内顾客索要联系方式,为发展全能神教徒做准备。

张航向被害人吴硕艳要手机号码时,遭到拒绝,便将此事告知张帆、吕迎春,两人遂指示张航再次向吴硕艳强行索要号码。

吴硕艳拒绝给号码,并说,“走,一边玩去。”张帆、吕迎春遂商量认定,吴硕艳为“恶灵”。

张帆:边狠命地踩踏边诅咒

张帆开始咒骂吴硕艳为“恶灵”、“魔鬼”,并到吴硕艳桌前,让其离开餐厅。遭到拒绝后,张帆遂持餐厅内座椅,打吴硕艳头部,吴硕艳予以反抗,在场的张立冬、吕迎春、张航上前,与张帆共同将吴硕艳打倒在地。张帆多次叫嚣,“杀了她,她是恶魔”,并用手撑着餐桌反复跳起,用力踩踏吴硕艳头部、脸部,直至其无力跳起。

此后,张帆将两个新拖把分别递给张立冬和张某,并指示张立冬、张航、张巧联、张某上前“诅咒”,殴打吴硕艳。

张立冬:从桌下拖出被害人反复殴打

张立冬用力踢、踩、跺吴硕艳头部、脸部,并在吕迎春指示下,将吴硕艳从桌椅之间拖出,持拖把反复殴打吴硕艳头部、脸部。

吕迎春:殴打被害人并扬言“谁管谁死”

吕迎春踢踹吴硕艳,并唆使张巧联、张某一起上前殴打吴硕艳。殴打期间,吕迎春用拳头击打餐厅服务员,并扬言“谁管谁死”,阻止餐厅工作人员和顾客解救吴硕艳,还与张帆一起,将餐厅柜台上的头盔,扔向工作人员阻止报警。

指控称张航用椅子、笤帚殴打吴硕艳。

指控称,120急救医生赶到后检查确认,被害人吴硕艳已经死亡。经法医鉴定,吴硕艳头面部遭受有较大面积质地坚硬钝物打击,并遭受有一定面积质地较硬钝物多次作用致颅脑损伤死亡。

庭上,公诉人向法庭出示了证人证言、视听资料、电子数据、勘验、检查笔录等7组证据。

2、5被告人是怎么介入邪教活动的

秘密纠合40余名“全能神”教徒聚会百余次

据指控,经人介绍,吕迎春在1998年加入全能神邪教。2008年8月,其以“长子”身份,在招远负责“牧养”教徒,并在教徒聚会上宣讲“全能神”教义。

2007年,张帆开始接触并信奉“全能神”。2008年,张帆与吕迎春通过互联网认识,她认可吕迎春为“全能神”的“长子”,并跟随吕迎春到招远多次参加“全能神”教徒聚会。2008年底,张帆在河北省无极县老家,将全家人发展入教。2009年,一家人从河北省无极县搬到招远市居住。2009年夏天,张帆被“全能神”确认为“长子”。

此后,吕迎春、张帆在招远城区及玲珑镇、蚕庄镇、齐山镇等多个地点,秘密纠合“全能神”40余名教徒聚会百余次,张立冬也积极参加聚会活动。

其间,吕迎春、张帆印制、散发了大量“全能神”宣传资料;张帆鼓动张立冬出资,在招远市大曹家、金凤家园、金水桥等地租赁或者购买多处房屋和店面,作为“全能神”活动场所和教徒住所;张立冬还出资购买了“指南者”“保时捷凯宴”等多部车辆,接送吕迎春、张帆等人到青岛、莱芜、东营等地参加全能神教徒聚会,宣扬“全能神”教义。

自2008年起,吕迎春、张帆利用互联网,先后在“百度知道”“新浪博客”“搜狐博客”“美国中文网”等境内外网络空间内,制作、传播有关“全能神”的文章97篇,空间访问量总计17万次。其间,张帆还将“全能神”教义《话在肉身显现》转换成电子文档,保存在计算机硬盘和U盘中,进行编辑、复制、传播。

2010年11月后,吕迎春到招远市泉山路张帆家中居住。张立冬为共同修习“全能神”教义,购买了电脑、手机,安装了宽带,并提供生活费用,还听从吕迎春、张帆指使,将家庭财产1000余万元,以献给“教会”的名义,存在吕迎春、张帆名下。

2014年5月25日,吕迎春、张帆指使张立冬,将张巧联从河北省无极县叫来招远市,发展其为“全能神”成员。

庭上,烟台检察院出具了“全能神”书籍、灵修笔记、机动车信息查询单、邪教宣传品认定书、辨认笔录等证据,以及吕迎春、张帆、张立冬3名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辩护

3人自称正当防卫拒不认罪

面对指控,张帆、张立冬、吕迎春拒不认罪,他们认为自己所做的是正当防卫,打的是“恶魔”“邪灵”,自己所信奉的“全能神”和国家曾取缔的“全能神”教不一样,取缔的是邪教,自己的是正教。

庭上,张航、张巧联两人认罪悔罪。张航律师为其辩护称,张航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其加入“全能神”不是自愿。张巧联则在庭上一再说“对不起”“我道歉”。

张帆:为自己辩解多次露出笑容

看到庭上播放当时打人的现场,张帆没有否认事实。但她为自己辩护称,自己是超自然的,是正当防卫,被害人是“邪灵”,是“恶魔”,必须打死。

针对自己“用手撑着餐桌反复跳起,用力踩踏吴硕艳头部、脸部,直至其无力跳起”的指控,张帆称当时自己是没有力量了,才按着桌子。针对“持餐厅内座椅,打吴硕艳头部”等指控,张帆称自己持椅子打,就没打着。

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张帆还多次露出了笑容。

庭上,张帆的辩护律师对受害人尸体鉴定提出异议,她称张帆的椅子没打着受害人,鉴定一定会有问题。该律师甚至向法庭申请,给张帆做精神鉴定,但这遭到了张帆的否决。

此前,在接受警方讯问时张帆曾说,自己当时一边踩一边用“魔鬼我诅咒你下到无底深坑永世也不得超生之类的话诅咒她”。

张立冬:场面太血腥了,我不想回忆

今年55岁的张立冬8岁上学,18岁务工,19岁到青岛海军服役,23岁退伍后,从事过房地产等多种行业。在接受女儿张帆的“牧养”信奉“全能神”后,还在吕迎春、张帆的指使下,将家庭财产1000余万元存于吕迎春、张帆名下,以献给“全能神”。

同女儿一样,张立冬认为自己是正当防卫,否决了辩护律师为其做精神鉴定的申请。他认为自己持拖把砸、将吴硕艳从桌椅之间拖出来打,不应是致命伤。

面对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罪的指控,张立冬为自己辩护称,其信奉的是“正教”,不同于被国家已经取缔的“全能神”教。张立冬当庭陈述案情时神情淡定,并不时露出笑意。

今年5月30日9时20分,张立冬在接受警方询问时,曾表示,“被执行拘留后,在监室里面,脑子清醒了许多。回忆起一部分当时事情发生的情节,但是当时的场面太血腥了,我不想回忆。”

他还提到了自己的情人张巧联,并称自己是听到张帆说,那个妇女是“恶魔”“邪灵”,叫打死她,叫她下无底深渊,“我相信张帆说的话,”他说。

吕迎春:她起来就必然攻击我们

和张帆、张立冬一样,吕迎春也面临着故意杀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两项罪名,她也认为自己是正当防卫,没怎么打,信的是正教,传的也是正教,称自己所信奉的“全能神”教,是正教。对此,其辩护律师也辩称其没怎么殴打吴硕艳。

在接受警方讯问时,吕迎春曾供述称,事发前其在玩手机,突然感觉有“恶灵”在攻击自己,觉得很难受,这时,突然看见一个女的,在薅张帆的头发,这才绕过桌子去拉那女的,还把手伸到那女的腋下拖。最后,那女的松手,半跪在地上,自己用脚踹了她两三脚,“就是不想让她起来,我认为她就是恶灵,如果起来的话,必然攻击我们。”

□5名被告人

张帆成为第一被告人

上午8时,审判长宣布开庭,法警将被告人带入法庭。令旁听人员感到意外的是,第一个被带入法庭的不是留着光头的张立冬,而是其大女儿、今年29岁的张帆。在该案中,张帆被列为第一被告人。第二被告人是今年55岁的张立冬,其后依次是随35岁的吕迎春、事发时刚满18周岁的张航、今年虽然只有23岁但已是张立冬情妇的张巧联。

关于张帆被列为第一被告的原因,律师高成称不难理解。

高成分析称,在招远“5·28”麦当劳故意杀人案中,在对被害人吴硕艳实施殴打、致其死亡中,张帆起了主要作用,“她是发起者,指挥者,她用椅子砸、用脚踏;在殴打中最积极、最凶残;她还指挥其他人打”。高成表示,结合证据、犯罪嫌疑人供述、证人证言及相关视频证据分析,该案中张帆是此次事件的引发者、组织者、安排者,在“全能神”教中,她处于“长子”地位,是个头目,别人都会听她的,遵照其指示,积极、凶残地参与殴打,最终致吴硕艳死亡。

高成分析,张立冬被列为第二被告人,是因其在该事件中起了主要作用,他用拖把打,用脚跺吴硕艳的头、脖子,自始至终积极参与,他参与的时间最长,还指挥现场,在别人劝阻时,威胁“谁管谁死”,有人要报警,是他不让报警。

吕迎春排在被告人第三,是因为其也参与了殴打,她发号施令,让张立冬把躲在桌子缝中的吴硕艳拽出来殴打。她和张帆一样,都是“长子”,其他人都听她的。

“张立冬12岁的小儿子在殴打中表现也很积极,他拿着拖把打吴硕艳的头,喊‘打的就是恶魔,打的就是邪灵’,并阻拦警察带人。但我认为,他是害人者,也是邪教的受害者,这么幼小的孩子,因被洗脑,变成了穷凶极恶的暴徒。”高成称,因其尚不满14岁,没有刑事责任能力,不会受刑事追究,其监护人应严加管教。

□被害人家属

现场撤销民事诉讼求严惩

8月20日下午,一网络曝出受害人家属将索赔400万的消息。对此,金中庆舅舅吕中义回应称,家属尚未确定要索赔多少钱,“我们认为,赔多少钱也换不来我们的一条命。我们现在要求的是严惩罪犯。”

昨日庭审开始不久,被害人家属的诉讼代理人便当庭申请撤销该案附带的民事诉讼。

高成律师称,家属需要的就是从重处罚,对主要的实施者、指挥者等,请求法庭判处其死刑。对主要的实施者、指挥者,要求判处死刑,“被害人家属仍有最终决定权,是继续主张,还是放弃,目前,他们还未做出最后的决定。”

律师说法

保留起诉麦当劳的权利

据了解,被害人家属认为,在大庭广众下,吴硕艳被活活殴打致死,这发生在麦当劳餐厅,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故麦当劳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故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对此,被害人律师高成称目前的重点还是要求法院能公正判决,严惩杀人凶手。从民事讲,被害人家属有这种权利,他们可以随时对麦当劳提出索赔。

□探访

1、麦当劳餐厅

事发后没再开门

8月20日傍晚,位于招远市罗峰路的麦当劳餐厅仍大门紧锁。

附近一店员介绍,事发时他们已经下班,第二天赶来上班时听说发生了惨案,故对事件发生时的现场情况并不清楚。

该家餐厅在其左手一商场内还设有一处单扇玻璃小门,玻璃门下半部还贴着“全线饮料第二杯半价”的广告帖,透过玻璃门看去,可见餐厅内桌椅摆放整齐,但空无一人。

该店员介绍,这两扇大门自5月28日事发后,便再也没有打开过。

正对着大门,停着一辆标有“招远公安”的警车。

2、被告人家

上了锁没见人来过

8月20日下午,京华时报记者来到张立冬家所在的位于开发区的招远市金晖园丽水苑小区12号楼,该栋住宅楼5层高,一单元一楼左侧就是张立冬的家,窗户前方还竖着两把大型遮阳伞,窗户上方的墙上,安装着两个摄像头。

“他家有3辆豪车,那两把大遮阳伞是专为豪车遮阳遮雨用的,摄像头是为了防小偷,小区里也有其他人家安装。”该小区一工作人员介绍称,事发前大家不知道张立冬一家信教,只是有时会碰到他们开车进出,傍晚时分,张立冬会带着儿子女儿出门遛狗,是一只灰色的高到成人膝盖处的狗,有时也会见到张立冬妻子一起遛狗。

该名工作人员透露,张立冬的小儿子原来就在小区西侧的学校读书,“后来听说转走了,这次出事后,家里就上了锁,没看见人来过。”邻居表示,张立冬的小儿子因年龄小,平时又和母亲关系不好,目前随其表哥一同居住。

3、被害人儿子

生日许愿妈妈能回来

“孩子要妈妈,到处找,想起来就哭一阵。”8月20日下午3点,吴硕艳儿子的姨姥姥说,“有次孩子对我们说,‘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妈妈回来了’。当时我们正一起吃饭,放下筷子,一家人哭一阵,就再拿起筷子,接着吃。”姨姥姥一边说,一边撩起衣襟抹眼泪。

虽然是男孩子,小雨却喜欢跳舞,并和妈妈说好,过六一时,幼儿园会邀请妈妈去看自己的节目,但是妈妈在5月28日晚走了。这个六一,喜欢跳舞的小雨,没有参加节目表演,“他说,‘妈妈没来,她不能领我去了’”。姨姥姥说,6月7日小雨生日那天中午,幼儿园老师特地将小雨接到学校,给他买了生日蛋糕,买了礼物。晚上,一家人也一起给孩子过生日,买了个蛋糕,孩子闭着眼睛许了愿。晚上睡前,孩子把愿望告诉了奶奶。“孩子许了3个愿,第一是妈妈能回来,第二是奶奶的病快好,第三是让坏蛋死!”姨姥姥说。

□专家释案

刑诉法专家洪道德

招远命案必有死刑

昨晚,著名刑诉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发声,认为该案必有死刑。

洪道德说,该案必有死刑,因为刑法上的死刑,首先是给有人命案的罪犯留着的。其次,根据烟台市检察院起诉书的指控,和被告方的辩护,张帆、张立冬应会被判死刑,吕迎春界于死刑与死缓之间,死刑可能性更大些,其他二人有可能在10年有期徒刑至无期徒刑之间量刑。

洪道德称,邪教徒只要没有精神病,就不影响定罪。

邪教人员故意杀人,一样定故意杀人罪,如果说邪教人员身份影响量刑的话,那么也是作为一个从重因素来考虑的。如果又是邪教人员又是精神病患者,那么其精神病经依法鉴定,结论不负刑事责任,那么就强制医疗;结论负部分刑事责任,那么肯定不能适用死刑;结论负完全刑事责任,那么按正常人处理。总之,邪教不能成为网开一面的借口。

案发地麦当劳肯定没有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有没有民事责任,要看其当时在场工作人员在有条件干预时是否进行了干预,即犯罪行为发生很突然,没说两句就动手打人拿刀捅,工作人员发现纠纷时事件已是犯罪状态,则无民事责任。

六人责任大小,首先要不要认定是犯罪集团,若是,则先要找出首犯,其次找出一般主犯;若是普通共同犯罪,则主犯有组织型和实施型两种。我个人分析首犯或者组织型主犯应当是死刑,主要实施者,如果年龄、精神没障碍,应该也是死刑。

(原标题:三被告人拒不认罪嫌犯辩解频露笑容)